夏威夷旅游网

-------专业的夏威夷旅游服务提供者              公司介绍     Email 我们



我们提供的夏威夷旅游服务                                          张健-新浪微博
机场接机,酒店预订,包车旅游,瓦胡岛/茂宜岛/大岛/可爱岛旅游套餐,团队旅游线路定制。

夏威夷旅游指南 ---中国游客夏威夷游记


欧胡岛:驾机游珍珠港-我的第一次实际驾机经验

作者:赵绍郸george (2011-03-17 )
 
今天是我人生中的大日子!感谢Anderson Aviation提供的Introductory Flight, 以及我的教官Mike。他们帮我实现了我的飞行梦想。

出生在空军家庭的我小时候就开始幻想开飞机。曾经买过无数的书籍,组装过无数的飞机模型,拿过航空模型的金奖,专门到珠海去看航空展览,电脑上十年模拟飞行经验,我追逐这个梦到21岁。今天,这个梦想终于在夏威夷实现。

今天是2011年3月16日。我中午刚吃完午饭就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了,跳上了出租车,直奔火奴鲁鲁国际机场。同行的还有金鑫同学。

 
(和Mike的合影) 按照预约时间,我们下午1点30到达这家飞行驾校。负责招待的工作人员把Mike教官介绍给我。Mike是个皮肤黝黑的亚裔小个子,非常友好。简单寒暄了几句,就给我们一人发了一个耳麦,带领我们走进停机坪。 今天的天气特别棒,辽远的深蓝色的天空,头顶阳光直射。只有在火努鲁鲁北边的山区上空有很厚的白色积云。停机坪上暖暖的风卷起我的头发。我想,今天是个飞行的好天气。 我今天驾驶的飞机是一架白色的piper cherokee教练机。单引擎,活塞发动机,四座。上机前,mike环绕飞机一圈,检查机轮胎压,油箱余油,空速杆,发动机机油量和各个可动翼面。最后用小试管取了各个油箱里的燃油样本,检查燃油颜色。做完了外部检查,我们钻进了飞机。先是坐在后排的金鑫,然后坐主驾驶座的我,最后是坐副驾驶座的mike。mike负责唯一的登机门的开关。 我和mike约定今天飞珍珠港。我们带上了耳机,mike拿出check list,检查了刹车锁死,开启了电台,供电,供油,推满油门,推满燃油混合比,转动钥匙打着了发动机。随后收回油门推杆,燃油混合比50%,开始检查各项仪表,调整高度表的大气压到30.3。检查发动机工作,燃油压力,燃油温度。我则推拉驾驶杆,检查各个舵面的活动。最后检查发动机转速,放下襟翼。 滑行前检查完毕。mike摁下驾驶盘上的电钮,向塔台申请跑道。答复使用runway 4R。 我们该滑出了。mike推满燃油混合比,轻推油门,转速表指针一下就爬上去。我们松开刹车抱死,缓缓滑出停机坪,从联络道驶向runway 4R。此时舱门仍然是开着的,海岛的暖风吹进来,稍稍缓解我紧张的心情。 我告诉mike我有9年的微软模拟飞行经验。mike笑了笑说“Nice, that might be help today”,然后告诉我,他全程负责无线电联络,由我来单独完成起飞。 滑行中mike拿到了起飞申请。我们没有停顿,直接加大油门转进runway 4R,登舵把机头对准跑道中心线。这时mike让我数三下,推满油门。"Okay"我心里数三声1,2,3,推满,喊道“throttle full”。发动机咆哮起来,机身由于高速滑行开始颠簸。今天侧风特别明显,我用力登舵,努力将前机轮保持在跑道中线附近。空速表度数在迅速增长50Knots,60knots,70Knots,75Knots。到达起飞速度!mike通过机内电台命令我“slightly pull up to 15 degrees”。我双手紧紧握住操纵盘,缓缓地向后拉。一阵过载后,我发现我飞起来了!!(照片1)
(照片1:腾空而起的瞬间) mike在机内电台里鼓励我说“nice job”,然后指示我保持航向在跑道延长线上,爬升至2500英尺(4023Km)。这时难题来了!今天的西南风很大,而且不稳定。飞机拉起来后并不是沿直线飞行,很快就偏离了跑道的上空,摇摇晃晃,时上时下。这时机身的摇晃直接反馈到操纵盘上,我用很大力气握紧操纵盘,稍微抵消一点风力,尽量保持爬升姿态和机鼻的指向。“the wind!”我喊道。“yes,cross wind. keep limbing” mke边说边把风向在电罗盘上标记出来,保持双手离杆,完全由我来驾驶。或者说,让我来单独对抗这捣乱的大风。我想如果任由手里的飞机上下颠簸的话,说不定我自己先晕机了。呵呵。 现在飞向珍珠港。我问mike机轮和襟翼有没有收起。他说这架飞机的机轮是固定的,襟翼他已经代我收起。高度表缓缓指向2500。我按照指示把油门收到操纵杆行程的20%,飞机出现明显的下沉感。"maintain this atitutude"mike告诉我保持高度。耀眼的阳光下,城市的街道高楼和繁忙的高速公路一清二楚。mike告诉我沿着夏威夷高速H-1飞行。我用力向左倾斜操纵盘,轻轻将机头指向高速公路的方向。这条高速就是连接火奴鲁鲁市和珍珠港的。 此时风力变成直推飞机的右侧。为了抵消风的影响,我用向左侧滑的方式保持航向。很快珍珠港进入我们的视野。(照片2)和电影《珍珠港》里那个发达的工业化军事基地相比,现在的珍珠港到处树木郁郁葱葱宛如一个自然公园,军事设施全部被移走,被抹去了战争的痕迹。只有亚利桑那号纪念馆白色的顶棚,和密苏里号战列舰静静的停泊在福特岛的岸边,守望者1000名随舰牺牲的美国海军官兵的英灵,让参观的人们拾起70年前那段波澜壮阔的战争记忆。 在《pacific fighter》游戏中,我无数次开着P-40战鹰,格鲁曼野猫和海盗式战斗机降落在福特岛的轰炸机机场上。现在我也多希望有这个机会。但是眼前福特岛机场已经空无一物,杂草长满了年久失修的跑道,失去了机场的功能。当年的机库和油料设施现在已经被拆空。锈蚀的红白两色的指挥塔还是站在原地,证明这片空地以前曾是繁忙的机场。在电影《珍珠港》中,P-40战鹰和日本零式战斗机曾围绕着这个指挥塔有过精彩的战斗。 继续沿着高速公路飞行。在珍珠港的一个角落,停泊着少数现役的军舰,包括一搜直升机航母(照片3)。我曾经好奇为什么现在珍珠港如此凋敝,答案是美军已经把主要的军事基地移到太平洋第一岛链去了,如日本本土,关岛等处。珍珠港已经降格为备用基地。
(照片2:珍珠港, 福特岛)
(照片3:珍珠港内停泊的军舰) 我问mike我们可以围绕珍珠港飞行一周吗。他说根据航空管制,珍珠港正上空是禁飞区,我们只能原路返回。随后他指示到:向右转,降到2000英尺高度,原路返回。我推动操纵盘,沉下右机翼,轻轻拉杆。这次我对这架飞机的操作力度有了概念,这个转弯完成的非常轻盈、舒适。有言道,好的飞行员在完成一个优秀的水平转弯后,罗盘刻度变化180度,高度表仍然是原来的数值。可是我在完成转完后高度反而增加了500英尺,可能是拉杆稍微过量的缘故。于是我降低油门,让飞机下降到规定的2000英尺。向火奴鲁鲁市区飞去。 很快飞机就临近了国际机场。我收到新的指示,轻微右转。将机鼻指向大海中的一艘油轮。刚好是进近航线的航向。“now decent to 800 miles” mike说到,“we are going to land on to runway four left”。我这次有经验了,拉下油门,高度表开始往下掉,到800指数时,果断推回油门至2500RPM,飞机一仰头,在800mile稳住了高度。这就是最后转弯了。这次我没有听懂left的含义,也不知道这就是最后的近进,于是没有作出飞向跑道所在方位的决定。在mike的提醒下,我知道了自己理解有误,将机鼻指向跑道4L,开始稳稳的下降。
(照片4:精彩的侧滑下降) 此时侧风又一次来捣乱。本来单引擎活塞飞机的近进着陆是我在电脑上练过无数次的熟练程序,即使不用看仪表都能凭参照物和空间感进行着陆。但是我们放下襟翼后,在侧风中这架飞机变得格外不听话。就像一匹企图摆脱控制的小马。我和mike几乎是把这匹野马拉扯到下滑航线上的。着陆过程是迎风侧滑完成的,所以在照片里,着陆时机头并不是正对跑道的(照片4)。此时我负责修正下滑方向,而关键的油门控制交给了mike。我们以很快的速度下滑到跑道4L范围内,然后拉平飘飞了一小会,将下滑率控制在-5指数处。随着一声轻微的震动,左轮先触地,紧接着是右轮。这时让我印象很深的是,他一直拉着机头,直至速度下降到机头前轮自然落地。而不是我习惯的主轮触地后迅速油门空车,收起襟翼,踩刹车。现在想起来,我的习惯会造成前轮弹跳,那是很危险的。 着陆后,飞机还在跑道快速滑行,mike把油门空车,快速摇摆方向舵减速。然后才轻踩机轮刹车做最后的减速。到下一个联络道路口时,mike把飞机滑向了停机坪。横穿4R跑道时,还等了一架航班着陆。这使我想起,我们是在用一个大型国际机场的跑道着陆的,有一队国际国内航班在天上等着我们用完跑道呢。让过那架喷气式客机后,我们快速离开起降区域,滑进anderson aviation co.的停机坪。 今天的飞行课程就是这么多。我感谢了mike全程的帮助,一起合影(照片6)。在飞行员用品商店买了一本FAA的航空理论教科书。走出办公楼,两架外形扁平的F-22战斗机划过头顶,消失在白云后。
(照片5:成功着陆) 附:本次飞行时间50分钟,费用为69美元。含税。 附2:本次飞行的大致航迹

Copyright©2011       hawaii1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